首页 资讯 体育 科技 财经 娱乐 游戏 视频

业内

旗下栏目: 业内 家居 数码 手机

中国式买手诞生记

来源:网络整理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16
摘要:原标题:中国式买手诞生记 点击上方“i黑马”,选择“置顶公众号” 黑马智库,创业必读 来源 | 棱镜

原标题:中国式买手诞生记

点击上方i黑马选择“置顶公众号”

黑马智库,创业必读


中国式买手诞生记


来源 | 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

作者 | Jenny.H

编辑 | 李伟


南昌,张蓓,2002年开始成为女装品牌“例外”的销售员,跟着品牌一路潮起潮落;

南京,郭子仪,2004年偷偷辞掉通信专业的工作,瞒着父母继续学生时兼职的服装店生意,从上海七浦路市场到韩国的东大门,她都是买家;

舟山,小米,2015年之前,她一边在事业单位上班,一边利用留学时积攒的资源帮身边的贵妇们代购奢侈品;

Alice,早年在伦敦工作时就喜欢逛买手店,2012年休假回到上海,感慨“国内的购物场景还是这么单调无趣”;

现在,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买手店老板娘。

在国内线下零售业陷入颓靡之际,新兴的买手店却散发着夺目的光环。时间拉回到2018年3月的最后一个周末,上海时装周秋冬季,全国的“时髦星人”汇聚上海。作为买手,她们不光光是来看几场秀,还要马不停蹄地为旗下的买手店选新一季的货款。

这样的场景已经持续三四年了,未来可能会愈演愈盛。


1买手两小时赶一场showroom

中国式买手诞生记

4月上海国际时装周期间的买手店展,来自全国各地的买手前往选货。

很多人还没有察觉,中国买手数量之多,从一开始就超乎大家的想象。

2014年,还在从事时装评论的林剑本着分享客户资源的目的,和设计师朋友尝试在上海时装周期间搞了个小型展览,他们用了5天时间找到了22个设计师品牌,“本以为只是一些原来认识的专业人士会来,结果来了很多不认识的买手,全国各地的都有。”

从那年后,林剑每年都会固定在上海时装周期间组织设计师展,面积固定为3000平方米。今年这个名为“时堂”的服装展设在了延安中路的上海展览中心,汇聚了国内外90多个设计师品牌。

和林剑同年撞入买手圈的媒体人还有叶琪峥,同样是在2014年,他受朋友之托组织了11个国外品牌在时装周期间对外展示,其中很多是还没有进入中国市场的品牌,样衣也不全,只能看图册订货。即便如此,订货量还是超出想象。叶琪峥马上成立了自己的showroom——DFO,合作的品牌超过40家。

Showroom是联结设计师和买手店的纽带,showroom 的热闹意味着两端市场都在蓬勃发展。

不止是林剑和叶琪峥,上海时装周一直想给秀场赋予更多商业价值,从2015年开始正式参与设立showroom,增加了以MODE上海服装服饰展为核心的“亚洲最大订货季”,短短三年,参展品牌已经从数百增长到1200家。

除了官方,民间还有不少 showroom会集中对外开放,已经成为买手店前辈级人物的郭子仪,忙碌得“基本上每两小时就得换一个地方”。根据上海时装周组委会的统计,在过去短短三年里,中国的买手制多品牌集合店铺从不到500家飙升至超过3000家。


2百货业的新救命草

买手店最早出现在20世纪50年代的欧洲,其以“买手”为核心,以目标客群的时尚观念为基调,从全球搜罗符合其审美的产品,并将这些产品以自己的品位进行陈列和售卖。

Alice 2012年休假回上海时,萌生了开家国外设计师配饰买手店的想法。她原以为这些先锋设计只会被那些“时髦尖”上的人的关注,但后来发现大众的接受度其实很高。

Echo打理的The Balancing 背后是隶属于百联集团的东方商厦,前者是中国最大的商贸流通企业。成立于1993年的东方商厦在面对线下零售市场疲软、顾客日趋老龄化时,选择引入买手店。在筹备一年多后,The Balancing横空出世;三个月后,在浦东开出了第二家店。

在百联之前,上海芮欧百货已经推出了自营买手店Assemble by Réel,北京SKP推出了SKP Select,杭州的银泰百货推出了“西有”。

比传统百货更早嗅到商机的是连卡佛。在2000年,连卡佛便将买手店带入上海市场,但可惜6年后便黯然离场。2013年,连卡佛卷土重来,2016年传出上海门店实现双位数增长的消息。

从设计师到秀场再到 showroom,最后从买手店传递至消费者手中,一条不同于传统服装销售的全新产业链已经在中国建立起来。


3传统女装品牌90后不爱

中国式买手诞生记

4月上海国际时装周期间的买手店展,买手周瑞峰和同事前往选货。

在开买手店之前,张蓓已经在南昌做了12年女装品牌“例外”的代理商。2014年,张蓓考虑转型,“所有人都在寻求转型,买手店好像是一条路。”

Showroom诞生之初,正是国内女装品牌集体衰落之时。2014年,几乎所有的女装品牌都步入消退期。仍然是商业品牌代理商的张蓓深有体会,她说:“传统商业品牌现在要想获得增长非常困难,但是买手店实现20%-30%增长是非常正常的。”

舟山的小米的买手店品牌TBC开业不到两个月,出货额已经是之前单店的两倍。2018年1月,郭子仪在南京最高端的商场——德基广场新开了买手店round&round。把买手店开进商场的还有Alice的 OOAK,今年在上海兴业太古汇有了一家门店。

女装设计师王长荣更受益于买手店。王曾经在例外、玛丝菲尔做过多年设计师,2017年经营同名品牌,目前销售渠道全部在买手店。王长荣说:“商业品牌非常依赖VIP会员,随着会员的年龄渐长,品牌自身也开始老化。”在王长荣看来,对于8090后来说,传统女装品牌已经很难受到他们的青睐。

收集编辑:壹帆
首页 | 资讯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娱乐 | 游戏 | 视频

Copyright © 2018 帆特网 版权所有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