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体育 科技 财经 娱乐 游戏 视频

业内

旗下栏目: 业内 家居 数码 手机

英特尔 50 年的有毒文化

来源:网络整理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16
摘要:原标题:英特尔 50 年的有毒文化 编者按:英特尔CEO Brian Krzanich最近因为跟女同

原标题:英特尔 50 年的有毒文化

编者按:英特尔CEO Brian Krzanich最近因为跟女同事关系亲密而被解职了。但是一些人认为这只是有人因为英特尔表现不佳而找的借口——虽然英特尔的股票表现并不差,但是大家愈发看不到这家公司的未来。有人认为其罪魁祸首是过分迷恋于利润以及害怕进军新市场会自毁长城。但Jean-Louis Gassée认为,这个局面很大程度上要归咎英特尔有毒的文化。

英特尔 50 年的有毒文化

从圣特洛佩斯(Saint-Tropez)独家回来之后,我在想是不是该写一篇指引文章,谈谈对这个神奇的地方(Ramatuelle也包括在内)的感受,那是猥亵的消费与山丘与蜿蜒小径间隐藏之地的精致与神秘共存的一个地方。

在圣特洛佩斯温柔的颓废中,因违反“非联谊政策”的英特尔CEO Brian Krzanich被解雇的新闻一下子让我清醒了过来。“非联谊政策”说白了就是跟另一位女雇员关系亲密。除了有限的媒体报道以外,我对他们的事情几乎一无所知,至于有声音认为这种所谓的违反政策只是为了掩饰一场董事会政变或者对因为表现不佳而将其解雇的借口,这些我也不想理会太多。但是我们需要将注意力转移到用来描述所控罪行的威严而有礼貌的委婉说法上,这是它对友敌的回应……

Krzanich的离开再度引起了对英特尔表现的讨论。从股市的角度来说,这家公司做得不错:过去12个月英特尔的股价上涨了50%(哪怕在CEO离职后),而同期纳斯达克指数的表现是增长了25%。华尔街的智慧似乎令人难以琢磨,因为他们对英特尔的未来竟然要比苹果乐观:英特尔的P/E(市盈率,衡量市场预期的指标)为22而苹果的仅为18。

尽管英特尔的财务状况良好,但是却被认为是一个大输家,因为它错失了移动革命,按照有时候会引起争议的颠覆理论的说法这是一家公司被落在身后的例证之一。

如结果表明那样,两位颇有写作造诣的观察家已经阐明了该理论在英特尔身上的应用。

备受尊重的Stratechery新闻邮件列表作者Ben Thompson就指出了英特尔对利润有毒的迷恋:

英特尔过去几年一直把关注重点越来越放在卖给云提供商的高端Xeon处理器上,以此来支撑其收入情况。这种做法当然对季报有好处,但这意味着该公司基本上在其他方面给自己挖的洞变得越来越深。现在最令人悲催的是,该公司似乎在高端应用上面也准备丧失自己的优势了。

前微软Window部门总裁,现为风投机构Andreessen Horowitz 合伙人的Steven Sinofsky经常把他在Twitter上面说过的东西汇编成Medium文章,比方说最近的这篇文章就剖析了英特尔的许多过失:

在颠覆中我们做技术的太过关注于产品了。在我看来,实际的颠覆几乎总是发生在进入市场的层面。这是因为哪怕一家公司也许有能进入“新”市场的产品并参与竞争,但问题在于这个新市场几乎总是意味着收入及/或利润更少,所以进入基本上就意味着自毁长城。记住,这家似乎并不大能看出这一新平台对收入的影响。

虽然我也同意这些富有洞察力的探讨,但我愿意提供另一种思考的角度:

这里没有技术、没有金钱,只有人类情绪。

当然,这也许有点夸大,会有过度心理分析的风险,但我想说的是人类情绪推动着其他的一切。金钱,或者缺钱,并不会导致财务危机,但人类的愚蠢却会如此;数字完全可以反映这一点。只需要看看人类从古希腊到其他地方的那些经典就可以确证了。

我们强大的人类情绪被捆绑进所谓的文化里面,其本身是含糊的,我得解释一下才能换个角度看看英特尔的麻烦。

文化是一套表达情绪、思考、说话以及行动的许可体系。文化的形成有点类似于我们的味蕾:我们的味觉教育从妈妈的乳汁就开始了,然后慢慢随着时间而累积。我们的嗜好,尤其是在思想领域的嗜好,其问题在于,它们被降到了我们的意识之下:裸数据被加以过滤、判断并且贴上标签之后才被送给我们有意识的、“理性”处理。打个比方,如果你把吃着谷物和汉堡长大的某人带到一间提供蜗牛、法式杂碎、内脏、大脑等的《米其林指南》饭店话,在一种文化中的佳肴在另一种眼里就是垃圾。

再回到英特尔:该公司做移动失败的官方故事是说乔布斯对x86做Mac处理器的决定感到满意,给了英特尔CEO Paul Otellini开发第一款iPhone处理器的机会,但是却被断然拒绝了。几年后,Otellini自豪地承担了不做iPhone芯片的责任,说他看不到那个机会的“规模”。

Perhaps Otellini真心不相信苹果能卖那么多的iPhone手机——当时iPhone的前景还不是很确定。但是是不是这里面也有一种潜意识的过程让他看不到iPod的体量呢?最令人震惊的是,为什么Otellini“看”不到诺基亚、RIM/黑莓售出的以及Windows Mobile授权的数亿手机呢?2005年诺基亚已经卖出了2.65亿台设备,而且这个数字还在迅速攀升。价格还没到PC那么高,但是体量已经跟PC一样了。

2007年,当iPhone开始爆发时,英特尔靠坚持其公司路线来捍卫自己的地位:公司知名的制造能力将会胜出。X86架构天生的劣势,包括耗电、不必要的复杂性、非SoC集成,这些都会被克服,而在移动竞争中英特尔终将会跑到前头的。

正如旧文化再也看不到自身的起源一样,英特尔潜意识里在推进x86出色的真正来源:通过Windows垄断而得到的利润。更好的制造技术成为英特尔“有意识”的解释,但真相却是在PC时代,非Windows微处理器根本无法与之竞争所以只能把价格压低。文化最糟糕的地方在于英特尔相信自己的故事,至少在类似TSMC这样的闯入者推出有竞争性的技术从而让其说辞不再见效之前是这样的。2006年的时候别人能怎么向Marvell去解释其基于ARM的Xscale的销售呢?

目光敏锐的读者应该能看明白我对英特尔所陷入的麻烦(只是其中一些)做出的心理学解释,这不过是x86制造商因为迷恋于高利润而允许自己被颠覆的另一个说法而已。这是真的。但我认为情绪、文化上的因素也同样关键。我们在各行各业都看到了烦人的事实如何根深蒂固为反事实的信念,进而麻痹我们不去作为。呆在技术圈子里面,我们已经看到微软的OS授权文化如何摒弃Android的“免费开放”模式直到为时已晚。请允许我想象一下,如果2007年的时候微软不是对苹果iPhone的价格嗤之以鼻,而是在Android发布之前一周宣布推出免费开放的Windows Mobile OS的话,结果会怎样呢?

就像彼得·德鲁克曾经说过那样:文化能把战略当早餐吃。

谁想要这份改变英特尔50年文化的工作呢?

原文链接:https://mondaynote.com/intels-toxic-culture-1b79905adf45

编译组出品。郝鹏程编辑。

收集编辑:壹帆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娱乐 | 游戏 | 视频

Copyright © 2018 帆特网 版权所有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