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体育 科技 财经 娱乐 游戏 视频

国内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港澳台 热评

靠靶向药“带瘤生存”:肺癌患者的艰难求生路

来源:生活日报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0-11
摘要:易瑞沙的上市虽然被称为肺癌治疗进入靶向时代,但当时在中国的医院里推进得很缓慢。

学术和临床对肺癌靶点的研究比较透彻,所以,针对肺癌的靶向药和新疗法出得很多。但探索和纠结并没因此减少,随着肺癌高发和“带瘤生存”时间增长,临床医生反而面临的是更复杂的局面,昂贵的抗癌药只是整个体系的一个环节。抗癌之路还很漫长。

靠靶向药“带瘤生存”:肺癌患者的艰难求生路

吸烟和二手烟是导致肺癌的原因之一。图| 视觉中国

肺癌医生的新情况

今年85岁的陈杏春显得很年轻,穿得清清爽爽,动作也利落,我敲门的时候,她正在家拿着iPad mini玩种菜的游戏。她50年代毕业于北邮的无线电物理专业,到现在也一点儿没落后。陈杏春说,她今年身体不太好,不像从前那样经常出门,拿着iPad就是满世界都看到了。她给我看大学同学的微信群,还在世的25人像每日打卡一样的打招呼,“天天高兴”“每天开心笑口常开”“过一天,这一天我们就赚了”。

对这些话,陈杏春有深刻的体会,她2006年做了肺癌根治手术,但是2011年发现肺内转移,到现在已经带瘤生存了7年,如果不讲,一点也看不出来她身上潜伏着如此凶险的危机。陈杏春自从退休每年都体检一次。

2000年体检之后,她接到电话去补拍了一个侧面胸片,医生看完觉得没什么事情。陈杏春现在回想,几乎是从那时候开始,每年的体检就是眼看着肺癌的来临。前面几年都是说肺部有阴影,到了2006年,医生讲话就有些欲言又止。一个医生是她儿子的同学,跟儿子说“等它变了再说”,另一个老医生告诉陈杏春:“你这个点已经这么多年了,我就直说吧,你应该从癌这方面考虑。”

癌症的威胁是天大的事情,陈杏春的儿女没有被动等待,他们想弄清楚阴影怎么治,就安排妈妈住进了浙大医院的呼吸科。“前面的检查全部都是正常的,最后一项是穿刺,我趴在病床上,医生拿着丁字尺、三角板帮我找这个点,找到点后一穿,一口血就从嘴里喷了出来,老伴儿赶紧找来一团纸把嘴巴塞住。穿完第八天,结果出来了是中央型肺癌和肺泡癌。”陈杏春说。因为发现得早,陈杏春做了肺癌的外科手术。

这没有一劳永逸,2011年体检,陈杏春的癌症复发了。这一次,医生让她从呼吸科转去化疗科。化疗会随着血液循环遍布全身的绝大部分器官和组织,虽然有效,但却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治法,因为它对细胞没有选择性,杀死肿瘤细胞的同时也损伤了正常细胞,对患者来讲从恶心呕吐、骨髓抑制、白细胞降低,到体质衰弱,副作用很大。有些人还没治好肿瘤,首先被化疗的副作用就打垮了。陈杏春那一年已经78岁了,儿女坚决拒绝了化疗的方案,全家人寻找新的可能性。

陈杏春又被儿女带到了浙江省肿瘤医院,这家以治疗肿瘤为特色的医院辐射区域除了浙江省,还包括安徽的黄山、宣城地区,江西的上饶等,肿瘤内科主任医师张沂平教授给她制订了另外的方案,尝试当时在中国还很新的靶向药治疗方法。陈杏春说:“这个药得配型,如果配不上就不能吃这个药。张主任打了条子,到原来的医院把化验的玻璃片调过来。我运气很好,是可以吃这个药的。吃了两个月,片子拍出来,癌就清清爽爽的了。”

靠靶向药“带瘤生存”:肺癌患者的艰难求生路

最近几年肺癌的研究进展很快,陆续有靶向药上市,提高患者带瘤生存时间。图| 视觉中国

陈杏春的治病经历刚好在我国肺癌治疗从化疗时代向靶向药时代的过渡。有数据显示,从前肺癌晚期平均生存时间只有10个月左右,现在50%的肺癌晚期患者生存期可以达到三四年。给陈杏春开靶向药的张沂平教授,曾经参加了国产抗癌靶向药凯美纳上市之前的临床实验,也是浙江省很早一批接触靶向药的医生,她说,大多数癌症彻底治愈很难,现在临床上在讲“带瘤生存”的理念,也就是说把癌细胞看作是患者身体的一部分,通过终生服用抗肿瘤药让患者跟癌细胞和平相处下去。理想的状态下,就像有人要一直服用降压药、降糖药一样,肺癌也可以看作是一种慢性病,只不过是一直服用抗肿瘤药。

因为靶向药出现而带来的对肺癌认识的变化和肺癌患者生存时间的延长,也给临床医生们带来新的情况。张沂平从事肿瘤临床工作20多年,她说,过去只有乳腺癌的医生有老朋友,肺癌晚期的生存时间也就只有一年,病人看着看着就不见了。现在像陈杏春这样跟着她治病几年的老朋友越来越多了,除了看肿瘤,她现在还得关注患者的身体和心理问题,因为这些都会影响治疗效果。

死亡威胁面前,很少有人能淡定如常,虽然靶向药吃上7~10天就能见效,像陈杏春一样外表看起来跟健康人区别不大,但患者内心依旧焦躁不安。张沂平说,从前一旦查出来是肺癌晚期,家属是不让病人知道的。

现在靶向药这种长期生存的状况下,病人必须自己知道病情。这就带来了很多情绪问题。她周一出门诊,有患者每周都来挂号,也不是为了看病,就是每周看她一眼,说上几句话,这个礼拜才能内心平静地度过。张沂平曾经跟同事们选取一段时间住院的患者进行心理学统计,120例肺癌患者中79人有不同程度的抑郁,其中经济压力大、分期晚和PS评分也就是体力状况评估分数越高的患者,抑郁发生率也就越高。

张沂平的患者很多,挂她的号必须得提前一个礼拜,每周一出门诊从早坐到晚,中午只吃馒头,很少喝水,就是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时间,多看病人。这么紧迫的问诊里,她还得分辨出病人的情绪、营养、疼痛等整体状况,“情绪特别不好的,得开一些抗焦虑的药吃。还要问问他们是不是腹泻,我要是不问,很多人也想不起来说,但是肠道出问题营养吸收就不好。为什么同样吃靶向药,我的病人带瘤生存时间长,跟这些都有关系。”张沂平说。

陈杏春虽然从发现肿瘤到现在已经12年了,她说自己内心已经接受了这个自然规律,既来之则安之,但依旧需要精神支柱。她告诉我说,张沂平让她放心,一定能把肿瘤给稳住,不发展。陈杏春一讲到看见张沂平打着吊针给患者看病,激动得突然哭了,就觉得这样的大夫医术一定非常好,这也给了她抵抗肿瘤的力量。“我28天去拿一次药,她看见我们都是喜笑颜开的,就觉得我的病没什么事儿,好像病都好了一半似的。”陈杏春说。

收集编辑:壹帆
首页 | 资讯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娱乐 | 游戏 | 视频

Copyright © 2018 帆特网 版权所有

电脑版 | 移动版